经典句子,爱情散文,文章阅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0|回复: 0

九龙心水高手坛>临武六合彩特码王>极限高手论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7-9 15:30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练了这么二百来年,功法只会比他差上一大截。”   我更不解了:“难道恩鬼背着我,自己吃了什么增进功法的仙丹妙药?”这家伙若真是这样,就忒不够意思,怎么也该分我些皮毛呀!   阿水在盯着以晋的间隙里横了我一眼:“你狐王府什么好的仙丹灵药没有,偏要与那苦命的恩鬼去抢东西?”原来他也知道恩鬼命苦,我还当他什么都不曾注意呢。   阿水的眼睛都要掉到了以晋身上:“这些只能说明一点:恩鬼的师傅比以晋的师傅高上太多。”我狠狠晃了晃脑子,怎么可能?那摆渡的金伯还能有白虎上将厉害?厉害他还能在青丘摆渡?白虎上将可是连我家的狐王白碧海都不敢惹呢!   不能解释便不去想!这是我的一贯处世之道。   我将阿水的眼光连了一条线,线的那端似乎掉到了以晋身上。我盯了阿水很久,看他瞅得一动不动,很是辛苦,便推了推他,好心地问:“阿水,你可知gt85gf54er3道‘断袖’是何意?”   “断袖?什么意思?”这句话虽是对我说的,他的脑袋可是丁点儿转过来的意思都没有。   我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阿水的肩膀:“嗯,阿水,我终于知道,为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站地图|文章阅读网

GMT+8, 2017-8-17 13:51 , Processed in 0.588709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文章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