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句子,爱情散文,文章阅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1|回复: 0

www@993439@com_创富论坛_www@993439@com_创富论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7-9 10:1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典,准备的时间越来越少。最后忍了又忍,伸手解下一块金丝楠木令牌,“啪!”的一声拍到了桌上:“易宏街官牢找典狱长!凭牌为证!” 赵诩要的就是这道木牌子,伸手去取,却被华伏熨眼明手快的盖了:“密道!” 赵诩知他已是底线,今日不拿出点东西绝讨不了好,当下转身入内磨墨,一边说道:“画地图费时,殿下不忙,那便等着。” 更深露重,赵诩画的专注,不觉时间走的飞快。 华伏熨心疼他两日来没好好吃过东西,又急于获得黑白汤秘辛,终究只能候在一旁,无所事的看着。 赵诩这张图越画越大,尤其是地下工事造的星罗密布,直另贤王殿下嗔目结舌。 鸡鸣三声之时,赵诩总算落了笔,不觉眼前一黑,直接软倒下去。 华伏熨把人扶住了,打横抱起送去榻上。赵诩昏昏然嗅到那缕槐花冷香,只觉这走去卧榻的一段路如此的漫长,好似被无限拉伸开去,没有尽头。 华伏熨替他卸下靴履盖了薄毯,掖了掖被角,站着看斯人的睡颜,兀自出神。 半明gt85gf54er3半寐间,额间贴覆了温软一寸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站地图|文章阅读网

GMT+8, 2017-6-23 07:57 , Processed in 0.575640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文章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